Datura·玖玥

(苏靖ABO+景琰病弱梗)之子于归

设定:A=穹苍  B=蓝凫  O=雪凰

      这是接在梅长苏出征以后的

01

萧景琰赶到大梁和大渝边境的时候,大雪已经下了三天。北国的雪与南方的雪不同。南方的雪总是绵绵的,虽冷,却还是温润的。北方的雪,如刀,如沙,铺天盖地,那冷,简直要割到人的骨髓里去。这三天的雪,已经成灾了。雪封了山,也封了路,这场仗,也要打不成了。

梅长苏已经被江左盟的人移到了离边境不远的一个山谷里。蔺晨以前游山玩水的时候到过那里,说那里有一处温泉,整个山谷算是四季如春,在苦寒的北地,倒是个仙境般的好地方。

萧景琰此行甚是隐秘,知道的人除了他信得过的那几个,其余一概瞒得死死的,他也就没有去军营见蒙挚,按照列战英的描述直接奔向了山谷。

对于梅长苏,他始终是不放心的。他叫列战英一直跟着他,只是,他们一直都瞒着他。没人肯告诉他火寒毒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毒,也不肯告诉他梅长苏早已活不过半年。若不是他翻遍古籍,要不是他逼着列战英,恐怕,到梅长苏死的那一刻,他都还什么也不知道,还傻傻地等着,以为他可以回来。

萧景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白色的雾气很快结成冰,簌簌地落下,在风雪声和马蹄声中消散。他斗篷边白色的风毛上结了一层冰,衬得他一张苍白疲累的脸如冰雕的一样。他闯进他们用木头为梅长苏临时搭建的房子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幅模样,双颊苍冷,整个人都冒着寒气,看得梅长苏心尖一颤,想要上前把他暖回来,萧景琰突地一滴泪,重重地砸在地上。他突然就不敢动了。

他又让景琰为他哭了一次。

梅长苏定定地站在那里,喉结滚了几滚,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萧景琰一双氤氲着水汽的眼定定地看着他,看得他的心一颤一颤地疼。

林殊,为什么瞒着我……

林殊,你怎么总是骗我……

林殊,你不打算要我了吗……

萧景琰的泪大滴大滴地滚落,听见他马蹄声匆匆赶来的黎纲和甄平刚冲到门口就停住了。萧景琰瘦了很多,即使还穿着斗篷,也看得出那身量比他们离开金陵时纤弱了不少。蔺晨拉着飞流坐在屋顶上,看着这两人匆匆赶来又默默离去,冲天翻了个白眼。

还是他蔺大公子聪明,列战英回金陵的时候他就知道,不出半月,这位靖王殿下一定赶到。除了他,还有谁会为了梅长苏把马催得那么紧。

蔺晨坐在屋顶听了半天,除了萧景琰进屋的脚步声,梅长苏起身的声音,之后就没了动静。蔺晨歪头想了想,便知道怎么回事了。

此时无声胜有声啊,要是靖王殿下再红个眼圈掉几滴泪,估计他梅长苏连死都不敢死了。

蔺晨一想到靖王红着眼圈掉眼泪的样子,浑身一哆嗦。那副样子,世上恐怕没几个人能受得了吧,心都要碎了。算了,毕竟是人家的私事。蔺晨拖着飞流纵身离开,还是去山上打几只野味来解解馋好了。

 

看见萧景琰哭,梅长苏心里一酸,慌忙走上去把人拥进怀里。萧景琰推开他,他又把他拽回来,反复几次,终是萧景琰怕伤了他,软下身子,任他抱着。

萧景琰在梅长苏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他要把这十几年来的思念,被他骗了一次又一次的委屈通通还给他。梅长苏知道他心里难受,哄孩子一般拍着他的背,等着他哭过这一阵。

山谷外的雪落进这谷里,化成雨悠然坠下。


评论(19)

热度(736)